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净土 > 正文

【印祖的故事】 千里供养的宁居士

分类:净土 发布于:2017-10-11 11:15 点击: 1,330
  zhaopian3   千 里 供 养 的 宁 居 士   印祖的老家陕西,有一位发心慕道、修持净业的人,名叫宁志武,他早年皈依印光大师,法名德晋。德晋居士在乡里兴建了一个念佛道场,名叫敦伦莲社。日军侵华后,宁居士心系大师,先后不下二十次与大师通信,希望大师回归故里,宏扬净土。   宁居士经常给大师写信,又寄照片又附邮票,还不远千里寄来藕粉、葛粉之类的点心。经过长途跋涉,盒子与点心都被压碎,大师说他费钱又费事,自己并不爱吃零食,叫他以后不要添麻烦。怎奈他生性罗嗦,还想寄月饼,可邮局不让寄,无奈之余又在信上述说一通。大师笑他:“这种废话,你说它做什么。春天寄来的点心都碎得不成样,现在秋天还要寄,真是苦了自己又累别人。”不料宁居士又寄了一份糖果、粳米和小米给大师,可谓至诚供养。   之后他又寄去一百元,说是印一千本《达生编》,其中十元供养师父,十元作弘化社结缘,多下来的助印《印光法师嘉言录》。大师告诫他:“真不知你这账是怎么算的,我不是认为你不诚实,而是怕你在其他事上也会虚张声势。一百元钱,印一千本《达生编》和邮寄费外,还要扣除二十元,已经所剩无几了,还用得着说这种大话吗?我以书送人,从不敢说大话,唯恐他人说我骄慢。其他人这样,我也就不说了,可我看你是个认真修行的人,怕你白璧染瑕,这才不得不说。”双方鸿雁往来,宁居士每次收到大师的信,信纸都是大小不一的各类用纸。对此,大师告诉他:“我一向不计较,随便用纸写。这次用的是过冬糊玻璃的纸,扔了可惜,和知己写信,就用这个。”   宁居士体会到大师的苦口婆心,频繁来信求教。大师忙不过来,他就自怨自艾,说是自己不可教了,大师不理他了。大师不厌其烦地解释:“什么事都要我回信,只有你一个人还好,事实上何止你一个。你只顾口出怨言,却不体谅我年迈体弱,应接不暇。照你这样说,我就是累死,也来不及给你们写信,以后不要这么不懂道理。”   战火纷飞,听说苏州上空天天有飞机经过,还不时扔炸弹,宁居士担心大师安危,同时也希望他能回家乡弘法,于是一再礼请,甚至提出自己家中无人,愿不辞辛苦前来苏州迎接大师。大师劝他安住家中,为他寄去好几包书,再次提醒他少说空话,没事不要写信,大家都在死里逃生,哪还有闲功夫应酬。对于逃离苏州,大师推说自己年纪大了怕冷,棉衣棉被拿不动,一旦丢了又买不起,老了一步都走不动了,总之,大师告诉宁居士,不该死的总归不会死;倘若该死,自己宁愿被炸死,也不想颠沛流离多受冤枉苦。另外虽说头顶飞机常来常往,但每日持诵大悲咒,念佛念观音,要是这样还要逃跑,岂不被人耻笑。实则大师对自己的去留并不挂心,只是顾念弘化社的事务,知道一旦自己离去,其他人也会各自逃散,印经益世之事将被荒废,还会遭人藐视,轻慢佛法。大师认为自己虽无力制止恶人,但还有余力安抚善人,自己的去留,对于苏州百姓大有关系。最后大师慷慨陈词:“倘若大难临头,大家同归于尽,光与众人一同赴死,也算是随缘尽分了。”关于不离开苏州避难,其实大师在给谢慧霖居士的信中讲得更为彻底:“三界无安,西方极乐,只有那里可去,除此,我哪儿都不想去。”   《印光法师文钞续编-敦伦莲社缘起序、复宁德晋居士书、复念佛居士书》
  《印光法师文钞三编-复宁德晋居士书一、三、五、七、十、十一、十三、十八》
  《印光法师文钞三编-复边无居士书一、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九》
   
本文分类:净土
上一篇:
下一篇: